首页 > 专题栏目 > 外交知识库 > 外交调研
调研是外交工作中的重中之重

  对外交工作而言,调研的重要性再如何强调也不算过分。调研的重要性,可以四言以蔽之:它是做好一切工作的前提;它是外交赖以成功的基础;它是国家领导人外交运筹决策的依据;它也是一切外交人员事业有成的基本功。质言之,调研是外交工作的重中之重。

  一、宋江三打祝家庄的启示

  古今中外,哲人们似乎在一点上彼此相通:十分重视调查研究。孙子兵法十三篇,最为人熟知的是《谋攻篇》中的“知彼知己者,百战不殆”、18世纪时普鲁士的著名军事战略家克劳塞维茨所著的《战争论》中的名言也正是:“情报” 是“我们一切想法和行动的基础”。毛泽东主席在世时更视调查研究为革命事业取得胜利的必循之途。他说,“情况明是第一条,是一切工作的基础”。他提倡“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多次大兴调查研究之风,对“情况不明决心大,心中无数办法多”深恶痛绝。他喜欢引用《水浒传》中宋江三打祝家庄的例子来阐明调查研究的极端重要性。他在《矛盾论》中写道:“宋江三打祝家庄,两次都因情况不明,方法不对,打了败仗。后来改变方法,从调查情形人手,于是熟悉了盘陀路,拆散了李家庄、扈家庄和祝家庄的联盟,并且布置了藏在敌人营盘里的伏兵,用了和外国故事中所说木马计相像的方法,第三次就打了胜仗。” 宋江三打祝家庄给予我们的宝贵启示是:调查研究是我们做好一切工作的前提。调查研究到位了,成功也就指日可待了。

  二、调研是外交赖以成功的基础

  《奥本海国际法》是一本规范国际行为的早期经典力作。该书云:外交使节的“经常职能可以分为三大类:谈判、观察和保护”。所谓“观察” 也者,乃调查研究是也。该书明确写道:外交使节“远负有任务密切地观察每一件可能影响其本国利益的事情,并把观察所获向本国政府报告”。

  外交工作,千头万绪,成也在调研,败也在调研。

  一个经典性的成功的外交调研适例是毛泽东主席在1946年4月所作的《关于目前国际形势的几点估计》。这篇寥寥四百字的短文说透了当时国际形势的状况和实质。1946年春季,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和反动派鼓吹所谓“美苏必战”和“第三次世界大战必然爆发” 的论调,一时国际上的悲观估计盛行。而毛主席则独辟蹊径。他写道:“世界反动力量确在准备第三次世界大战,战争危险是存在着的。但是,世界人民的民主力量超过世界反动力量,并且正在向前发展,必须和必能克服战争危险。因此,美、英、法同苏联的关系,不是或者妥协或者破裂的问题,而是或者较早妥协或者较迟妥协的问题。” 毛主席的这个分析鞭辟入里,事实已经证明这个判断是完全正确的。

  翻开外交史,触目惊心的是因调研不力而导致外交和军事败绩的却为数众多。十字军东征的最初失利也当归咎于缺乏良好的情报机构。曹操赤壁大败,其因多端,然而蒋干盗书,误中周瑜的离间之计,情报失误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史学家们在总结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经验教训时发现:英国首相张伯伦制订绥靖希特勒的政策,并一误再误,终遭惨败,部分缘由是当时的英国外交和军事部门调研失误。而日本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败中所获取的深刻教训之一,据说是过分强调精神主义而轻视情报工作。

  调研之所以是外交赖以成功的基础,从哲学上说,当溯源于凡事主观一定要符合客观的铁则。这是做事成功之道,也是外交获胜之途,在它的面前,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主观如何才能符合客观呢?途径无它,惟有调研。调研可使我们正确地了解客观,然后我们再据以谋划主观的行事,这样就能胜券在握。

  三、四老帅的战略调研为我外交战略调整提供决策依据

  什么是外交调研的终极目的?说到底,它是为国家领导人外交运筹决策服务。外交调研人员所提供的情报、分析、判断和建议是国家领导人做正确的外交决策的一个重要依据。美国前总统里查德·尼克松在其《真正的战争》一书中写道:“一个总统能得到的情报的种类和质量可能成为他在发挥世界领导人的作用方面是成还是败的决定因素。” 尼克松还强调指出,如无有效的情报工作,我们就会像“被蒙住眼睛进入竞赛场”。

  远的且不提,单说2O世纪6O年代末,中国四老帅的外交战略调研是如何导致我国外交战略发生重大调整的,这为我们提供经典实例。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我国外交战略曾经历了几次重大调整。5O年代时,我国执行“一边倒”的外交战略;6O年代,我国改奉反对美苏两霸的外交战略;及至7O年代,我国的外交战略又戏剧性地转变为实质上的“联美制苏” 战略。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的这一极为重大的外交决策即源自于1969年四老帅对国际形势所做的外交调研。是年3月,陈毅、叶剑英、聂荣臻和徐向前元帅受毛主席和周总理的委托,由陈毅元帅主持,对国际形势的战略格局做一番宏观的研究和分析。老帅们殚思极虑,前后花了七个多月的时间,举行了二十多次座谈会,最后写成了调研报告上呈中央。在报告中,老帅们的结论是:国际形势的大局是,针对中国的战争不致轻易爆发,美苏矛盾大于中苏矛盾,中苏矛盾的尖锐程度又超过中美矛盾,对中国的威胁首先来自北方,因此中国应考虑设法从中美的严重对峙中脱身出来,巧妙利用美苏矛盾以对付苏联。老帅们建议中美大使级会谈应尽早恢复举行,打开中美关系。实践证明,老帅们的判断是正确的。7O年代初,毛主席和周总理巧借庄则栋在日本对美国乒乓球队队员的无意中的邀请,对美开展了震动世界的“乒乓外交”,解冻了中美关系,进而实施了“联美制苏”战略,改变世局于一朝,应该说即是四老帅的上述外交调研为中央最后做出这个战略决策提供了可靠依据的结果。

  由此可见,外交调研对国家领导人的外交战略决策是如何的举足轻重。

  四、中国外交官事业有成靠什么

  中国外交官负有重要、光荣、艰巨的使命。这个使命就是:为捍卫祖国的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为加快祖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铸造一个长时期的较为有利的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而奋斗。

  为出色地完成这一崇高的使命,中国外交官必须具备必要的政治素质和业务素质。必备的政治素质是:要忠于祖国;要有精神支柱和精神武器;要有国家利益至上的意识;要善于执行政策;要严守外事纪律;要廉洁自律。必备的业务素质是:在掌握广泛而丰富的知识尤其是国际方面的知识的基础上,具备六大能力,即:调研能力;办案能力;中文和外文能力;游说和交际能力;交涉和谈判能力;对外谈话和宣传能力。既然“天将降大任”于中国外交官,他们就必须具备这些素质。

  在这六大业务能力中,调研能力又应居诸能力之首。调研能力是一门十分重要的基本功,中国外交官若要事业有成,就需在外交调研上有所造诣。各国外交界似乎在这点上均有共识:大使阁下一般都具有做过外交调研工作的丰富经历。

  五、世界各国普遍重视外交调研

  把调研视为外交工作的基础并非只是中国一家。其实当今各国外交当局悉作如是观,有些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美国政府强调“没有更完善的情报能力,就没有更可靠的外交政策和国防战略”,竭力使中央情报局实现“和平时期最大的一次人员扩充”。日本外务省将加强外交调研列人重要议事日程。内部专设情报调查局,配备先进的电子设备收集和管理情报资料,并建立24小时值班处理紧急情报的体制。甚至小国如梵蒂冈也极为重视情报的收集工作,其派往世界各国的神职人员数以万计,据说其收集情报的能力不亚于美国中央情报局。

  中国重视外交调研却是有传统的。周恩来总理在世时就予外交调研以特殊地位,他实际是当代中国外交调研的奠基人。建国初,他就在外交部内创建外交政策委员会并自任主任委员。他大兴外交调研之风,并率先示范。他不仅勤于收集和阅研各类资料,且视来华访问的外宾为“送上门来的老师”而注意求教。他严格要求外交部各级干部重视外交调研,对玩忽此事都严斥不贷。在周恩来总理的影响下,中国外交部,无论是部、司领导,还是驻外大使,都把研究国际形势置于议事日程的前列,不敢懈怠。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