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栏目 > 外交知识库 > 外交调研
什么是外交调研

  人类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面临着两大任务: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调查研究就是认识世界。调查研究带有普遍性,各行各业都有个需要进行调查研究的问题。而同为调查研究,当然有共同之处。外交调研,同一般调研相比,就有不少属于共性之类的东西。然而,外交调研的特殊之处却又十分明显。要了解外交调研,更重要的是从了解它的特殊性着手。

  一、外交调研的特殊之处

  首先是外交调研的内涵特殊。

  外交调研丰富多彩,贯穿外交的始终。它既有基础调研,又有动态调研;既有双边调研,又有多边调研;既有形势调研,又有办案调研;既有专门领域调研、热点问题调研和突发事件调研,又有综合调研、战略调研和中长期调研;可谓是形形色色,门类繁多。外交调研还贯穿于外交行为的各个领域、各个方面、各个阶段和各个层次。可以说,外交中,调研无所不在。

  第二是外交调研的对象特殊。

  外交调研之异于一般调研,一个显著不同之处在于它的研究对象是国际问题,是外国和世界。这是一个极为广阔又相对陌生的领域,它涉及诸多学科,关乎古今中外,调研的难度可想而知。要认识如此特殊的研究对象,调研人员即便不能“学富五车”,也需具备广泛而丰富的知识积累,而且还要不断更新知识。因此,外交调研需以学习相伴,调研不停,学习不止。

  第三是外交调研的性质特殊。

  同其他领域的调研相比,外交调研具有突出的政治性。这是外交调研的最重要的特殊之处。外交调研服从于政治,忌讳经院学究;外交调研服务于现实的外交斗争,摒弃纸上谈兵。我们在从事外交调研时,应以恪守正确的政治立场为重,以具备敏锐的政治观察力为重,以坚持实事求是的精神为重,以调研工作富有战斗性为重。外交调研最需要“讲政治”。“讲政治” 是外交调研的灵魂。

  第四是外交调研的材料收集特殊。

  同样是材料收集,外交调研却有着一般调研所不太可能有的“两难”。一是在信息海洋中筛选出我们所需要的重要信息十分困难。当前的世界是一个“信息爆炸” 的世界。面对这“信息爆炸”,我们所能收集的信息不是少了,而是多了,不是缺了,而是滥了。重要的信息被大量无关紧要的信息所掩盖,真实的信息被无数虚假伪劣的信息所淹没。这是外交调研收集材料的一大难处。二是要收集我们所需要的核心材料更是难上加难。外交关乎一国的国家利益,非同小可。各国为了妥善保护各自的国家利益,对其外交决策和行动总是严加保密,他人极难窥视。这就使我们在收集外交调研所需的核心材料时异常困难。正是由于这“两难”,我们在收集材料时,方法就要多些,手段就要巧些,既需注意“去粗取精,去伪存真”,以求有分析地收集信息,又需强化交友活动来收集“活”材料,以补“死”材料之不足。

  第五是外交调研的层次特殊。

  一般说,我国的外交调研有三线之分。外交部的调研属第一线,其特点是:密切联系当前的外交斗争,虽离不开长远的战略考虑,但主要是着眼于当前动态的国际形势的研究。外交部的调研又有前方和后方之分。驻外使领馆的调研是前方调研,外交官利用身在第一线的优势,除收集“死” 材料外,还借就地直接观察和开展交友活动的便利,广泛收集第一手材料,分析研究后报告国内。外交部的后方调研在国内进行。后方调研享有离中央领导较近的优势和在驻外使领馆调研基础上做进一步调研的便利,就需站得更高,视野更宽,分析更全,判断更准。外交部调研讲究时效性和战斗性,反对学究作风,注意“短、平、快”,不能“十年磨一剑”。研究所的外交调研属第二线。第二线调研的特点是:它虽不应脱离外交斗争的实际,但它主要聚焦于对中长期国际形势的研究,调研富有综合性、回顾性、全局性、战略性和展望性。外交调研的第三线是高等院校。它的特点是。与研究所的调研有某种类同,但它可以更“虚” 一些,更学术一些,更理论一些。高等院校的外交调研应以在理论高度上阐述所研究的国际问题为己任。

  最后是外交调研的研究方法特殊。

  既然同是调研,一般调研之法对外交调研仍然适用。然而,国际政治毕竟有异于其他领域,它假相独多,虚实难分,变幻无穷,莫测高深。如若单循一般之法进行研究,是难以取得理想结果的。这里需要使用一些外交调研所独有的研究之法。比如:我们在阅读材料时,就需善于读字里行间,听弦外之音;在交友猎取“活”材料时,就应注意“观形察色,见貌知情”;在分析综合时,就要熟知九方皋的相马法;在判断问题时,就需将“两点论”和“重点论”有机结合;在思考问题时,就需“勤思”、“逆思”、“巧思”、“深思” 和“反思” 等等。我们常说,从事外交调研,方法论至关重要,其道理即在于此。

  二、外交调研的形形色色

  外交调研,内涵丰富,门类繁多。

  (一)基础调研和动态调研。

  外交调研,从某种意义上说,可分为两大类:基础调研和动态调研。两者各有其用,相辅相成。外交调研的一个重要目的是调研国际事物发展的动向。我们最关心的不是事物的静态,而是事物的动态,从事物的动态中作出分析、判断和结论。然而,动态调研又离不开基础调研。动态调研的基础是基础调研。离开基础调研的动态调研就会成为无源之水和无本之木。基础调研是“调”,动态调研是“研”,外交调研的成品一般都是动态调研和基础调研相互结合的硕果。

  所谓基础调研,指的是对外交调研所研究的对象的基本情况进行调研。不管是什么类型的外交调研和对什么样的国际问题进行调研,总归会有了解和掌握有关基本情况的问题,这就需要基础调研。基础研究的内容包括所研究对象的方方面面,如历史、地理、文化、经济、政治、军事、社会、宗教、风俗等等。基础调研主要通过记大事记、整理反应、撰写基本情况的调研报告等形式体现出来。基础调研,贵在坚持。只有持之以恒,保持连续,调研才显成效。基础调研是初级调研,但也是不可或缺的调研。它是外交调研工作者的人门之功。千里之行,盖始于此。弗因其为基础而不为也。

  动态调研乃相对基础调研而言。动态调研涵盖面广,除基础调研以外的一般都归属于动态调研。而细分起来,就有综合调研、战略调研、热点调研、突发事件调研、双边调研、多边调研、经济调研、军事调研等等,不一而足。动态调研的特点是,在基础调研的基础上狠抓新动向、新发展、新问题。虽然有时只“旧”不“新”也是动向,但一般来说,动态调研的文章都是做在“新” 字上。动态调研,以“新”为上。

  (二)双边调研和多边调研。

  双边调研(也称国别调研)乃研究我国与对象国之间的双边关系。双边调研在我国的外交调研中占很大比重。我国已与一百六十余国建有邦交,双边调研十分繁重。即便是对非建交国,我们也有兼做双边调研的任务。双边调研的主要任务是:调研对象国(或国家集团)的基本国情(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科技、文化、人物等)和我国与其在双边关系中的基本情况、发展前景以及存在的问题等等。双边调研的特点是它具有广泛性、敏感性、政策性和时效性。从事双边调研应不以研究双边关系为足,而是要注意同地区乃至全球形势相联系,以求高瞻远瞩。对双边调研不可等闲视之,有人甚至称之为外交工作“基础之基础”。

  与双边调研相对的是多边调研。所谓多边调研,其涵盖之处不止是联合国及其他多边国际机构问题,还囊括双边问题以外的诸如全球的、区域的、次区域等问题。多边调研,涉及面广。所有跨地区和全球性热点问题,如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社会(其中包括老年人、残疾人、青年、儿童、艾滋病等)、人权、环境、维持和平行动、反恐怖活动、禁毒、南北关系等,都在多边调研之列。随着多边外交在我国总体外交中的地位日益上升,多边调研也就愈趋重要。同为调研,多边和双边自有其共同点,然而不同点更明显,主要是:多边调研更具宏观性、综合性、专题性和时效性。如果说联合国是训练外交官的场所,那么多边调研则是培养外交调研工作者的园地。

  外交史上,双边外交和多边外交差不多一直是并肩存在的。随着国际形势的演变和多边外交的愈益重要,双边外交和多边外交之间的相互促进和相互制约的互动状况与日俱增。在开展多边外交时,往往是“多边搭台、双边唱戏”;而在进行双边外交时,经常也是意在如何能借以营造较有利于我的地区和全球的战略格局。在这双边外交与多边外交日益交织的新形势下,我们进行双边调研和多边调研也需转变观念,这就是:在调研中,要有双边和多边调研之间的相互照应和协作的意识,不应再单纯、孤立地各行其事了。

  (三)热点问题调研和突发事件调研。

  外交调研中,最具突然性、尖锐性、复杂性和时效性的当数热点问题调研和突发事件调研。惟其如此,难度很大。

  所谓热点问题调研,是指对一些对地区乃至国际的安全与稳定有重大影响、涉及诸多国家的利益、一旦爆发易影响全局、爆发时往往以武装冲突的形式出现的问题的调研。热点问题可能只在一国内发生,也可能牵涉多个国家;热点问题在冷战时期和冷战后时期所表现的形式和内容颇有差异;热点问题传统上涵盖政治、军事、经济、金融、种族等方面,但随着国际形势的发展,其含义不断拓宽,范围日见扩大。当前热点问题的典型实例是科索沃战争、恐怖主义袭击、朝鲜半岛问题、阿拉伯和以色列之间的冲突、印度和巴基斯坦关系等等。对热点问题的调研,一是要注意在平时积累的基础上进行调研。热点问题的爆发一般总是以往早已存在的矛盾不断积累并最终激化的结果。二是要注意打“速度战”。“快” 是热点问题调研的一个突出特点。搞热点问题调研,没有一点战斗性是不行的。三是要有全局观点。热点问题爆发于局部,但对它的研究不能局限于局部,应把它置于全局中去考虑。四是要用唯物辩证法来分析研究热点问题。热点问题的特点是复杂多变,假相丛生。我们应善于透过现象看本质,不为一些假相所惑。

  突发事件调研与热点问题调研往往相通,难分彼此。热点问题可能突发,而突发事件又可能爆发在热点问题的国家或地区。如2OO1年9月11日恐怖主义分子劫持美国国内民航客机撞毁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大厦和华盛顿的国防部五角大楼,这既是突发事件,又是属恐怖主义袭击的热点问题。突发事件,除具有热点问题的所有特点外,还另有以下特点:一是它必然是突然地、出人意料地、非正常地爆发的事件;二是它必然是矛盾十分尖锐、斗争十分激烈的事件;三是它必然具有全局性影响的事件。对突发事件的调研,除一般的调研要求外,我们还应特别注意对突发事件的先兆的研究,注意对事件的认真观察和冷静分析,并注意采取实事求是的态度。突发事件爆发于一旦,调研工作者若求沉着应付和游刃有余,其功夫实在是有赖于平时。

  (四)专门领域调研。

  外交调研中,不少是属于某一专门领域的调研,如政治调研、军事调研、经济调研、外交调研、文化调研、社会调研、人物调研等等。此类调研虽有时旁及其他,但基本是集中研究自身的领域。同时,也因其研究专门,要求调研工作者了解不厌其多,研究不厌其细,探索不厌其深。

  在诸多的专门领域调研中,有必要特别对经济调研概述一二。随着经济全球化的迅速发展和发展问题在国际政治中的地位日益突出,经济调研的重要性明显增加。在此形势下,外交官要具有经济头脑,善于经济调研,也就成为理所当然的事了。经济调研有各种做法,而作为外交调研一部分的经济调研搞的不应是单纯的经济学,而应是经济和政治相结合的政治经济学。它的特点是宏观性、政策性、实用性、策略性和时效性。它应以为现代化建设和维护国家经济安全服务为目的。经济调研大体应涵盖如下内容:世界经济形势的走向,国际经济格局及其发展趋势,关系我国经济安全和重大经济利益的问题,国际金融、货币、利率、汇率的走势,所在地区和国家的经济状况等等。经济调研,难度较大。对从事经济调研人员的素质要求也就更高。除一般的调研于部所必须具备的条件外,他们还必须有较丰富的国际经济方面的基础知识和专业知识,并掌握进行经济调研的一些特殊方法。

  (五)综合调研、战略调研和中长期调研。

  各类外交调研中,难度较大的可能应属综合调研了。综合调研者,虽也寓有综合各种调研于一身之意,但更重要的是它专指调研带有全局性、具有战略意义、对全球产生重大影响的大问题。做综合调研,其着眼点一般总是:全球或地区形势的特点、走向和趋势,战略格局的变化,战争与和平,和平与发展,世界力量对比,“东西”“南北”状况,世界主要矛盾和斗争等等。综合调研是一种宏观调研,难就难在它要求登高望远,见微知著,善于归纳,精于提炼。外交调研工作者如无多年的面壁,是断难胜任的。

  战略调研属综合调研的门类,只是它层次更高,要求更严。战略调研者,乃指站在战略高度,审视和研究与一国外交全局密切相关的重大的带有战略意义的问题,以利我战略决策。我国古代三国时诸葛亮的《隆中对》预见三国鼎立之势,1946年毛泽东同志估计美苏将较早或较迟妥协,60年代末陈毅等四老帅座谈23次对当时国际形势进行战略分析,8O年代初邓小平同志在战争与和平问题上作了历史性的重估等等,都是战略调研的范例。战略调研是外交调研的巅峰,攀登需穷毕生之功。

  中长期调研是外交调研中的一个特殊门类,它不仅孜孜以求国际形势近期发展的研究,而把眼光聚焦于未来。中长期调研的时间界定大体为五年以上,有的甚至更长。中长期调研是对历史和现状作综合研究,探求全球和地区形势发展和重大国际问题的深层次原因,从中寻找规律和趋势,以对未来作出预测。中长期调研是战略调研的基础,其重要和不可或缺由此可见。

  (六)形势调研和办案调研。

  外交调研中,既有形势调研,也有办案调研。顾名思义,形势调研是专攻形势,办案调研则意在办案。但在实践中则并不尽然。形势调研和办案调研往往是相通的。形势调研,有时并非只是坐而论道,而办案调研,也总离不开形势分析作为其办案的依据。

  有关形势调研,此处不必赘言,上述种种动态调研、双边调研、多边调研、综合调研、战略调研、中长期调研等等,均归此类。办案调研则不然,它自成体系,独具春秋。办案者,办外交也。办案是外交的具体实践,它体现外交政策,产生外交行为。而办案调研即指办案过程中的调研。调研是办案的基础,没有调研,就没有办案权。调研与办案几乎是不可分的。没有对形势的基本掌握,办案就会盲目。办案的要旨是,首先把有关问题的基本情况和来龙去脉廓清,然后在此基础上加以分析和研究,最后再根据我国政府的有关政策提出案件的处理意见。在这整个的办案过程中,调研始终相伴左右,案子越大,调研越重。办案调研,调研什么?简略地说,无非一是调研案子本身,理清案子的来龙去脉;二是调研我国与对象国的双边关系和有关的国际形势,把案子与之有机地联系起来加以研讨;三是调研并全面准确地掌握我国政府的政策,提出最符合我国国家利益的解决方案。办案调研也是外交官的一项基本功。一名合格的外交官,不仅应熟谙形势调研,还须是办案调研的能手。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