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栏目 > 外交知识库 > 外交调研
“信息时代”的外交调研

  在这新千年来临之际,一场信息革命正以万钧之势横扫全球。它改变着世界,改变着国际关系,改变着传统外交,也改变着外交调研。这场信息革命,对外交调研工作者来说,既是新的机遇,也是新的挑战。面对这新千年赋予他们的历史性的任务,他们任重而道远。

  一、信息革命横扫全球

  1946年2月15日,世界上第一台电子计算机在美国莫尔学院诞生。它由1.8万只电子管组成,重3O吨,占地150平方米。这台电子计算机的问世,拉开了信息革命的帷幕。

  从那时起,在这半个世纪中,世界信息革命的发展迅猛异常。当初曾在比赛中输给日本算盘的电子计算机,经历了使用电子管、晶体管、集成电路、大规模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的超大规模集成电路以后,已发展到第六代,并与先进的通信技术相结合,形成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互联网。

  早在6O年代末期,美国已开始建立互联网。在短短的几十年间,互联网以惊人的速度在全球扩张。据估计,到2000年,约有1亿台电脑人网,互联网用户可能已增至5亿户。互联网正逐渐把世界变成一个“地球村”。然而,在不同的地区和不同的国家,互联网的发展又是极不平衡。据联合国秘书处的一份报告称,只占全世界人口16%的发达国家的网民人数却占全世界网民人数的9O%。芬兰只有人口5O0万,但它所拥有的互联网接人线路数目超过了整个拉丁美洲。而整个非洲的互联网接人线路还不及美国的一个纽约市。

  二、信息革命对国际形势和关系的影响深远

  信息革命代表着新的产业革命,它的迅猛发展给国际形势和国际关系带来了深远的影响。

  首先是它给传统外交增加了一个名为“信息外交” 的新内容,“信息外交”正日益成为各国政府备加关注的问题。所谓“信息外交”,一是指外交的形式发生了变化。信息化加快了各国间的沟通,方便了领导人间的接触联系,扩大了相互交往的领域。美国国务卿甚至可以同别国外长进行“网络会谈”。而且在世界日益信息化的形势下,保守外交谈判的机密难度增加,信息化在推动外交日益“公开化”。另一是指外交的内容也发生了变化,信息问题——信息技术和网络安全合作一已成为国际双边和多边会谈的一个重要内容。2000年冲绳八国首脑会议首次将信息化问题作为会议的中心议题。不久前俄罗斯外长伊万诺夫就指出:俄罗斯外 交中有两个新的方面:经济外交和信息外交。俄罗斯外交工作的一个重点是要密切关注信息领域,加强俄罗斯国家的信息安全,利用现代化的信息技术,使世界正确地认识俄罗斯。

  信息革命给国际关系带来的影响也反映在国际法的领域。信息革命延伸了“国家主权”的概念,

  同时也使国家主权受到某种程度的削弱。字典里出现了一个新的名词,叫做“信息主权”。国家主权的概念已不再仅仅包括陆地、海洋和领空,而是还应扩展到网络信息领域,“信息主权”正日益成为国家主权概念中的一个重要内容。因此,各国面临的一个外交新课题是如何有效地维护本国的信息主权。同时,在网络化的时代,国与国间的相互影响和渗透明显增加,国家的界限可能变得逐渐模糊,传统意义上的国家主权可能遭到削弱的威胁。

  信息革命也为国际上的称霸和反霸之间的斗争增添了新的内容和领域。美国现已拥有全世界半数以上的上网人口和四分之三的电子商务。信息技术的发展进一步扩大了美国在综合国力方面同别国的差距,使美夺得了“信息霸权” 的地位。美国现已视信息革命为美国在21世纪国际事务中保持主导地位的一个极为重要的“软力量”。在美国人的眼里,信息优势已成为除核威慑和常规威慑以外的“新的威慑力量”。目前,美国正在大力利用其在信息领域的优势,加强其全球霸权的地位。一个突出的表现是,利用因特网,大肆传播其文化、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加紧发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由于世界上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网站使用英语,网上传播的也大半都是美国和西方的“文明”,美国霸权主义的这一攻势需要我们严加警惕和提防。在此形势下,国际反霸斗争也就面临新的挑战。传统的反霸战略和策略还应继续下去,不能松懈,但仅止于此就远远不够了。要花大力气在信息领域开展反霸斗争,千万不能因其“没有硝烟”而掉以轻心。

  信息革命也使安全概念发生变化,信息战已成为现代战争的一个新形式。信息战的概念已被正式纳人美国五角大楼的作战理论。美国的每个作战单位均已配备进行信息战的系统。美国认为,信息技术优势是ZI世纪取得胜利的“关键因素”。信息战不会替代传统的武器种类和战斗形式,但它肯定是它们的重要补充并对其产生重要影响。第一次信息战早在1990~1991年“沙漠风暴” 行动中就已进行了。美国中央情报局在伊拉克进口的法国电脑配件中安装了微型芯片,它们成功地干扰了伊拉克的防空能力。而伊拉克打算从约旦偷运人境的另一批电脑,同样安装了计划摧毁伊拉克整个C2网的病毒。同时,由于利用网络发动袭击具有极大的隐蔽性,“网络恐怖主义” 正日益成为国家安全的新威胁。美国五角大楼为此实施了最高机密的演习,结论是:可能发生“电子珍珠港事件”。

  信息革命也加剧了世界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冲击了国际经济格局。世界各国的信息技术发展极不平衡。据测算,世界一些国家的信息能力总指数分别是:美国71.76、日本69.97、澳大利亚65.59。加拿大59.4O、新加坡57.O7、荷兰54.O6、英国53.45、德国53.25、新西兰52.32、法国49.26,而中国却只为6.17。全世界10个网民中,发达国家就占9个。一面是发达国家占尽了信息优势,在国际上大搞信息霸权;一面是广大发展中国家陷入“信息贫困”,在原有的南北“财富差距” 的基础上又增添了“数字鸿沟”,被进一步“边缘化”。这种因信息革命而加剧了的国际经济中的两极分化正日益成为国际局势不稳定的一个重要因素。

  信息革命也促使国际上非政府组织的影响进一步扩大,非政府组织对大国的外交活动的影响和牵制也随之增强。互联网的特点是开放。共享、多向和交互。互联网的逐步普及为非政府组织提供了新的活动天地。网民们甚至可以组成“虚拟集团”或“虚拟政府”。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就认为,互联网是采取新的罢工形式和进行群众抗议活动的有发展前途的舞台。目前,一些非政府组织正积极利用互联网对国际组织和一些国家的政府施加影响和压力。2000年末,美国的反世贸主义分子就是成功地利用互联网组织了西雅图的抗议示威活动。美国还担心互联网被用来反对美国发展战略导弹防御体系。

  三、“信息爆炸”——“网络时代” 的新特点

  信息革命的一个突出硕果是互联网的出现。有人甚至称21世纪为“网络时代”。面对这个被网络化的世界,外交调研出现了一些十分重要的新特点。了解这些新特点,并懂得如何根据这些新特点来进行外交调研,是我们在这个新时期中做好外交调研工作的一个重要条件。

  首先和最为明显的一个特点是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所谓“信息爆炸”。在当今这个世界上,信息已经不是太少了,而是太多了,多到泛滥为患的程度。据估计,现在世界上的信息是每隔两年或甚至不到两年就会增加一倍。“信息爆炸” 不只是表现在信息量的空前增加,它还表现在信息更新的与日俱增。新事物的频繁出现给国际形势和国际关系不断带来冲击。

  信息量的猛增,固然应归功于高科技的诞生,但也有信息源迅速增加的因素。正是这些新的信息源的产生,给外交调研带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1999年夏天,俄罗斯的坦克出人意料地开进了科索沃,这个先发制人的成功的战术行动置北约于异常尴尬境地。而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家私人情报公司却早在政府获悉之前就已知道了此事。这家公司在科索沃驻有情报工作人员,事情一发生,他就向在美国的总部发来了电子邮件。

  为了确保在“信息爆炸”的新形势下获取真正的“信息优势”,我们应该在外交调研领域进行一场“革命”。这场“革命” 应起步于果断打破外交调研的各自为政和门户之见,树立一个“大调研”的全局观念,总汇和综合利用来自“所有来源” 的信息,以夺取外交斗争的胜利。

  四、“互联网” 使外交调研进入新时代

  随着信息革命的到来,外交调研也进人了一个新时代,一个主要标志是我们可以大量使用“互联网”这种高科技来收集信息。

  以往用传统手段收集信息,不仅数量匮乏,而且速度缓慢。长期从事外交调研的同志都有过这样的经历:相当大的一部分信息来自外国报刊,而外国报刊寄运费时,几经周折后,到手时新闻早已沦为旧闻了。在调研工作者的桌上,必备有一把剪刀和一瓶浆糊,每天都要把阅读过的材料,分门别类地剪剪贴贴。正是凭借这比较原始的方法,我们完成了各项外交调研的任务。

  而今,沧桑巨变,“互联网”问世,外交调研出现了别有天地的新局面。在“网络时代”从事外交调研,其方便和快捷确非传统方法所能比拟。打开电脑,鼠标点击,不出家门而能使最新的信息源源而至,而且又可免除一把剪刀、一瓶浆糊的剪贴之苦,何乐而不为。

  因此,大力提倡和普及应甩“互联网”进行外交调研是时代的必需。

  五、如今信息的“质” 远远重于信息的“量”

  在“信息爆炸” 的今天,搞外交调研,信息的“质”远远重于信息的“量”。我们所孜孜以求的不应再是信息的多多益善,而应是信息的真实、准确和实用。这是外交调研者所必须把握的一个重要观念。

  现在我们收集信息已经不再困难了,电脑为我们提供了极大的方便。然而,在这方便中,也寓藏着比以往更难之处,这就是:信息过多,无所适从。“互联网” 上的信息可谓是浩瀚如海,而在泥沙俱下、鱼龙混杂的情况下,要获取外交调研所必需的事实,有时就不禁有沙里淘金之感。如果说往昔的调研难处是如何才能收集到信息,那么而今的任务则是如何从浩如烟海的资料中筛选有价值的信息。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载文称:“由于通过新技术可以获得这么多信息,以致于最大的困难已变成是区分哪些是事实哪些不是。”

  不仅如此。问题之复杂更在于敌方会充分利用“互联网”来制造和散布假情报。“互联网” 的一个特点是它的空前开放和平等,任何一个个人都可以成为一个信息发布源,这就十分便于敌方操纵网络信息,以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在此形势下,我们利用“互联网”搞外交调研,在迅速获取大量信息的同时,也必须学会筛选甄别、辨明真伪的本领。

  正因为如此,毛泽东同志在《实践论》中所论述的“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道理对信息化时代的外交调研工作就尤具指导意义。

  不为表面的“易” 所惑,迎着这深层的“难”而进,注意警惕因信息得之较易而可能产生的不求严谨、真假不分、漫不经心的毛病,这应是外交调研者的应尽之责。

  六、情报分析重于情报收集

  信息革命的新形势给外交调研带来的另一个新挑战是:情报分析重于情报收集。

  在以往的外交调研中,信息的收集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信息被视为外交调研的基础,不掌握所需的信息,一切都无从谈起。而今的状况已极大地改观了。信息量猛增了,信息源拓宽了,信息的秘密性下降了,获取信息的难度骤减了,此种新形势自然而然地促使外交调研界改变观念,在情报收集和情报分析孰重孰轻的问题上,开始重视和强调情报的分析工作。

  说情报分析重于情报收集还有另一层的缘由。正如本书前章所述,外交调研的终极目的是为领导人的外交决策服务。在“互联网” 普及的今天,决策者已是人手一“脑” 了。他们很可能同外交调研者一样天天上网,在信息灵通方面不一定会输给后者。此时他们所急需的已不是信息的多寡,而是你对国际上所发生的事件所作的分析和判断。

  1999年8月,新加坡高级公务员代表团应邀访华。交谈中,他们发表了这样的见解:在“互联网”时代搞调研,收集信息已是很简便了,鼠标一点,信息到手。现在重要的是:思考。新加坡着力网罗和培养的已经不是一般的信息收集人员,而是思考型的分析人才。

  七、预测未来事件和趋势更为重要

  我们正处在网络化的新时代,外交调研面临前所未有的新要求。正确分析已经发生的事件仍然重要,然而更重要的却是对未来事件和趋势进行预测。

  进入21世纪,国际形势变得更加难以预测。一个典型的实例是:2OO1年9月11日早晨,在美国突发了震惊全球的空前大劫难。在恐怖主义分子的劫持下,两架美国民航客机撞塌了位于纽约的两幢高达110层的世界贸易中心大厦,一架美国民航客机撞毁了位于华盛顿的美国国防部五角大楼的一角。最后的死亡人数还有待统计。据纽约市市长概算,仅纽约市的死亡人数已高达五千多人。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已确认匿居在阿富汗的沙特富商本·拉丹为首要嫌疑犯,并宣布美已准备对本·拉丹及其庇护国阿富汗进行一场全面而持续的战争。

  国际形势不可预测性的增加也使一些研究国际问题的美国学者开始留恋过去的冷战时期,因为那时的国际形势相对来说较易预测。

  在信息化日益发展的今天,不少国家的情报机构都在总结过去,自我调整,寻求适应新时期的新的定位。美国情报机构在总结过去时列举了自己未能预测到的诸如卢旺达的种族灭绝行为、科索沃的震惊世界的动荡、印度的核武器试验等一系列失误。他们的新认识是“预测新趋势也许比弄清外国政府的秘密更为重要”。美国情报机构的上述经验教训的总结是发生在“9·1”事件之前,如若今天再来总结,其教训之惨烈、认识之深刻就绝非当初所能比拟的。

  正是由于国际形势不可预测性的增加,预测形势在外交调研中就变得比分析形势更富有意义和迫切。正是由于预测未来远比分析既往要困难,外交调研者也因此面临严峻的挑战。

  八、“信息时代”的外交调研“速度战”

  “信息时代” 的外交调研打的也是“速度战”。信息革命使整个世界运转的轮子空前加快,外交调研也不例外。外交调研传统上就讲究一个“快”字,这在信息化的今天就尤其如此。

  “信息时代”的国际形势发展迅速,日新月异。它迫使各国领导人加快外交决策进程。形势逼人。外交调研者有责任不仅加快材料收集,且需加快材料分析,以便及时向决策者提供外交咨询意见。

  再者,由于“网络化” 使而今的信息传播空前迅速,占有信息的早迟快慢也就成为竞争双方最为关注的焦点之一。严酷的现实是:谁先掌握信息,谁就占有先手。

  “兵之情主速”,外交信息战又何尝不如此呢?

  九、要研究新形势新情况和新问题

  信息革命的迅猛发展为国际形势和国际关系带来了新形势、新情况和新问题。这些都要求外交调研者厉兵袜马,认真对待。

  首先需要外交调研者面对的是知识更新的问题。本章前述的那些新问题都是以往从未遇见的,我们有责任去努力了解和探索。因循守旧,不是办法,到头来吃亏乃至败绩的是自己。

  同时,一些国际问题因形势的发展而有了新的外延和内涵,再用传统的办法去加以诠释已不复有效,这里产生了一个重新认识的问题。对此,外交调研者也不应抱残守缺。

  更重要的是,在这新世纪里外交调研者理应把研究新形势、新情况和新问题视为自己的责无旁贷的光荣使命。在外交调研界应形成这样一种风气:以研究新形势、新情况、新问题为尚。这不是说老问题就不再需要我们去研究,只不过是研究这“三新”更是国家利益之所需。

  1988年12月,邓小平同志在会见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时说:“世界在变,人们的思想不能不变。” 外交调研者所面临的挑战也即是如何以“不能不变”的思想来应对这个“在变”的世界。

  十、外交当局面临新挑战

  迎接“信息时代” 所带来的种种挑战,不仅仅是外交调研者的任务,外交当局也应当转变观念,筹措应对。其实,能否在“信息时代” 的外交调研国际竞争中胜出,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外交当局的政策和作为。

  对外交当局来说,首要的是实施外交调研的重点转移,由以信息收集为重转移到以情息分析为重。应重新界定外交调研千部的含义,“信息时代”的外交调研干部应是分析型的干部,根据这样的界定,我们的外交调研干部不是多了,而是很少很少。要下大力气培养分析型的外交调研于部,培养时要摆脱老套子,采用新思路。要十分珍视分析型的外交调研千部,不惜在晋升、待遇上向他们倾斜。

  外交当局还应大力改革外交调研的机制,以适应形势的新发展。充分利用电脑和“网络化”的便利应是最起码的要求。要着力加强全体外交调研干部的信息分析意识,大兴信息分析之风。要在改革外交调研机制上做文章,变信息收集机制为信息分析机制。要加快信息分析的速度,力争在最短时间内向决策者提供分析意见和政策建议。对身处第一线的外交调研人员,要提出新的要求,他们不应再深居简出,满足于在网上收集信息,而是走出家门,广交朋友,积极收集第一手的“活” 材料,并在信息分析上下功夫。

  外交调研的实质是“知己知彼”。信息技术已把“知己知彼” 的战术推向了一个更高的阶段。外交当局的当务之急是:在当前这个“信息时代”里,如何统率好这支外交调研的大军和运用好“知己知彼”的战术,在国际外交斗争中,克敌制胜,维护和增进我国家利益。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